李国庆俞渝:一场史无前例的深夜“互撕”

李国庆俞渝:一场史无前例的深夜“互撕”
当当网夫妻档创始人李国庆与俞渝,在成婚20余年后,于10月23日深夜到24日清晨交际媒体上忽然进行了一轮前所未有的“互撕大战”。  10月23日晚,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微信朋友圈回应了在一档节目中怒摔杯子、控诉妻子俞渝“逼宫”当当一事。他称与俞渝现已分家21个月,发起了离婚诉讼,自己“净身出户,仅带走一把茶壶”。  而在谈论区,当当网董事长兼CEO、李国庆的妻子俞渝写下了长文回复,控诉李国庆的种种罪行:同性恋、梅毒、不顾家、口无遮拦等。她指出,李国庆大话连篇,脱离时拿走1.3亿元存款,并非净身出户。称其“不讲实际,讲故事。九分假,一分真。”  李国庆与俞渝的这场闹剧,起源于2018年圣诞节前后,俞渝携当当网高管对李国庆“逼宫”事情。其时俞渝让其交出当当网的一切事务,本年2月20日,李国庆正式宣告从当当网离任。  谈起妻子将自己驱逐出中心团队,李国庆在这档节目上说道“不能宽恕她”。他还说道,自己成婚的重要规范本来是有没有给他洗过袜子,“(俞渝)当然也没给我洗过袜子”。  除了“逼宫”这半件事,每件事李国庆都说谎,俞渝在长文中回复道。自己20年来忙于融资、上市、阴间价格战,而李国庆在公司“吹鼻子瞪眼”,对外口无遮拦,自己只能“哭着做完私有化”。  针对“没有洗过袜子”的言辞,俞渝称李国庆作为父亲、老公的渎职,“搬迁未挪过一张纸”,鲜少关怀子女学业。此外,她还爆料了李国庆同性恋、梅毒等紊乱的私生活。  10月23日晚间,李国庆回应称俞渝狗急跳墙、反常、精神病患者。俞渝则回应称,家门不幸,顾客无碍,当当更好。李国庆回应称俞渝狗急跳墙、反常、精神病患者  旧日的创业战友、20年夫妻竟以如此狗血的剧情收场,令人唏嘘。可是,在表面的“互撕”下,还藏着更多不为人知“猫腻”。  当当网已成往事: “工作第三春”藏有猫腻  李国庆在采访中难以克制对“逼宫”事情的剧烈心情,成为了整场闹剧的导火线。此事经网络发酵后,人们将锋芒纷繁指向了“逼宫”的当事人——当当网董事长兼CEO俞渝。  当当网是俞渝与李国庆的“夫妻店”,上市后二人的对立逐步增多。与“大摩女”因上市发行价引起的微博对骂战,导致当当网的股价暴降近九成。2014年左右,李国庆又先后拒绝了百度和腾讯的入股要求。  在股价下行,市场比例暴降的情况下,俞渝称自己“哭着”坚持做完私有化,避免了当当像聚美、唯品相同继续跌落。  2018年1月15日,李国庆收到了来自俞渝的“逼宫”信,要求他交出新当当的事务,原持有股权坚持不变。  当当网关于现已退出的李国庆来说,即使深有怨念,也已成为往事。李国庆在微博称产品“迟早读书”是他工作的第三春。  而对此俞渝嗤之以鼻,她指出李国庆给了这位“迟早读书”实践操控人和终究获益人唐虓珲178万元,自己却未在股东之列。记者经过揭露文件发现,“迟早读书”主体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李国庆仅占1%的比例。显实际践操控人和终究获益人为唐虓珲。  而唐虓珲仅仅开端。随后俞渝还表明,李国庆的同性恋目标疑似马铭泽。“你同性恋傍家马铭泽吧?仍是你们多人鬼混的林聪?”俞渝在文中称,马铭泽便是一个混混,不只仅在北京三里屯买了公寓,还在海南买了房产。  文中说到的马铭泽是当当原无线工作部总经理,也是CRYSTO的创始人,在2019年8月,CRYSTO宣告取得TAOBI Capital、Coco Labs、币备本钱、大圣本钱、币成本钱的战略出资,估值6000万美元。  此前,CRYSTO已取得国庆基金、比特大陆、丹华本钱等多家VC出资。 而国庆基金的创办人则是李国庆,在李国庆的微博上,他曾补白自己是CRYSTO的战略出资人。  俞渝还称,李国庆一个名叫“MK”的人在简历上薪水翻倍,在北京和上海滩招摇撞骗。最终,俞渝还爆出李国庆运用自己的携程账户去开房,一点点没有避忌。  夫妻档创业史:曾经沧海难为水  1996年,李国庆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俞渝,两人不到3个月就闪婚。在那个时代,两个人算得上是“黄金搭档”,书商身世的李国庆对这一行的运营战略有自己的阅历和主意;具有华尔街布景的俞渝金融方面是她的强项。  随后,具有美丽阅历和超卓事务才能的俞渝,拉到IDG、软银和卢森堡剑桥集团等几个风险出资的680万美金,二人在1999年创建了当当网。  当当“起航”不久,就遇上了 2000 年互联网泡沫,但夫妻同心,熬过了隆冬;2003 年,俞渝更是为当当争取了山君基金 1100 万美元的出资;这一年,当当的销售额也上亿。  2010年12月8日,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。上市当天市值超越23亿美元,李国庆配偶身价超越10亿美元。而此刻,李国庆的股份为38.9%,妻子俞渝的股份只要4.9%。  在阅历了股价暴降缩水,市场比例急剧减缩后,2016年9月当当宣告完结私有化协议。退市后俞渝和李国庆的股权各占一半。  2016年刚退市的当当网招引了海航的目光,给出90亿的估值,目的两年后收买当当,可是收买事情由于李国庆的“不卖”态度以失利告终。  2017年头,俞渝以国内有遗产税为由,提出各拿一半股权给儿子,所以李国庆拿出一半的股权,不久俞渝又以“儿子还小,本钱组织不同意儿子成大股东”为由代持了儿子的股份,然后构成“俞渝64%,李国庆27.5%”的股权结构。由此俞渝拿到公司肯定话语权。  2018年1月15日,李国庆收到了一封逼宫信,要求他交出新当当的事务,原持有股权坚持不变,李国庆在当当彻底被架空。  依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现,2018 年8月,当当新增俞渝为履行董事。2019 年2月,李国庆退出当当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,由俞渝接任。在不少当当的子公司中,李国庆的状况,均变成了曾任职。  此前李国庆在承受媒体采访时表明是自己本来是信赖俞渝的,“关于股份的事,俞渝签什么,我签什么,我看都不看,信赖嘛”这是其时媒体对李国庆的采访实录。  至此,夫妻二人股份位置现已彻底倒置过来:俞渝持股64.2%,李国庆27.5%。而算上公司有8%的股东都支撑俞渝,这样一来俞渝就轻松取得了73%的股权话语权,也意味着这个时分的李国庆现已失去了当当网的实践操控权,而李国庆的“出走”也已成定局。  二人撕破脸皮、各奔前程其实早在2010年就被预言,李国庆与“大摩女”堕入口水战之时,“大摩女”称李国庆没有管理知识,不明白本钱运作。屡次求老婆(俞渝)动用曾经的社会关系拉一把公司,还称出资人垂青的是俞渝,而不是李国庆。  实际上,确实由于李国庆的决议方案,让当当屡次错过了融资、并购的最好时机。由于不同的话语权和诉求,李国庆与俞渝无法就收买一事达到共同。  口无遮拦的“不羁”李国庆  李国庆在媒体、交际网站大放厥词已是常态。  这次的长文中,俞渝也声讨了这一点,她表明自己由于李国庆常常在网上骂脏话而感到问心有愧,“李国庆没有考虑到当当是否会遭受团体诉讼。”  可是,李国庆好像也没想过收敛。2018年末,李国庆曾针对俞敏洪“我国女人蜕化导致国家蜕化”和“刘强东性侵案”两大社会公众事情宣布了应战言辞底线的言辞。  此前,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因揭露宣布了“我国女人的蜕化导致了国家蜕化”“的言辞,最终以向全国妇联抱愧告终。李国庆则大方支援,”老俞不必向女人抱愧,由于他观念恰恰证明他是女权论,当下尤其要谢谢老俞勇于讲出自己观念,为企业家建立典范。  针对“刘强东性侵案”,李国庆表明,非性侵,仅仅婚外性,对股东和职工谈不上损伤。非婚外情,仅仅性,对老婆损伤低。非嫖娼,对社会风气负面影响低。此言一出,网友一片骂声。  当当网旋即宣布声明,将本来方案只在内部揭露的“李国庆已脱离当当网管理层和决议方案层”的音讯公之于众。  被当当斥责后的李国庆宣布了抱愧声明,称个人观念与当当无关,“全文没有倡议性敞开”,“举例是提示我们尊重对方,不要以爱的名义骗炮”,不只改了头像,还将简介换成了当当创始人、CRYSTO战略出资人北京和日天创科技(教育)公司董事长。  更近的事例是,这档因“摔杯子”事情而人尽皆知的节目主持也在交际媒体表明,在采访今后,李国庆对女主持人暗示,“你甜美的表面遮盖了我。”令人玩味的对话,阐明李国庆不管在揭露仍是暗里场合都有着相同的“不羁”。  继“家门不幸,顾客无碍,当当更好”的回应后,李国庆在24日清晨再次发声,称俞渝诬蔑诋毁,而自己有她在国外给人当小三的依据。李国庆清晨在微博称俞渝为“抢权的武则天”  互泼脏水,恶语相向,这场现象级的夫妻档“互撕”事情好像还没有消声匿迹的意思。一位微博网友在谈论区一语中的地说道:实际,果然远比戏曲更精彩。(文章来历:凤凰网)